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新形勢下全球油氣業務發展的八大特性


發布時間:2021-03-11   點擊次數:200
 
  經歷2020年的洗禮,世界主要經濟體、國家以及石油公司先后出臺了能源轉型政策和目標,能源轉型進入實際操作層面。筆者從8個方面總結了“巨變”下油氣行業的發展特點與趨勢,供讀者參考。
  1.能源結構演變的規律性
  全球一次消費能源類型由高碳向低碳、無碳發展,由化石向可再生發展,由低密度向高密度發展是大勢所趨。但能源轉型是一個漫長、逐步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新能源技術、成本等核心問題沒有大規模突破之前,油氣仍是未來的主要能源。
  目前,全球石油產量呈現“穩中有增”的態勢,天然氣已經進入快速發展的“黃金期”,勢必在第三次能源轉型中發揮舉足輕重的橋梁作用。預計2040年石油在全球能源消費中占27.2%、天然氣占比25.84%,煤炭占比20.3%,非化石能源(包括新能源)占比26.66%。
  2.全球油氣供需格局的平衡性
  油氣供需結構蘊含資源、市場、地緣政治等多重信息,是全球油氣格局的集中體現,其基本特點是平衡性。如果以油氣供需結構作為主要劃分依據,自1859年全球石油工業誕生以來,全球油氣格局主要經歷了“美國中心”、“一域兩中心”和“兩帶三中心”的三次歷史演變。
  美國、歐洲、亞太是全球三大油氣消費中心。3個地區(國家)2019年原油消費占世界原油消費總量72%,美國與歐洲近幾年原油消費變化不大,亞太(主要是中國、印度)增長迅速,從1980年占比18%(5.16億噸)增長至2019年占比37%(16.6億噸);天然氣消費占世界天然氣消費總量58%,歐洲和亞太增長較快,其中,亞太從1980年占比5%(0.65億噸當量)增長至2019年占比22%(6.7億噸當量)。
  3.油氣地緣政治的穩定性
  油氣地緣政治的穩定與否對國際油氣合作及其趨勢具有重要作用。從目前看,中國石油公司在海外的主要油氣合作區風險整體攀升,且呈現出長期化、常態化的波浪動蕩。
  阿拉伯世界動蕩呈現長期化和常態化趨勢。在“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革命浪潮后,阿拉伯世界各國處于深度動蕩中,其背后主要原因包括:幾次戰爭和沖突、主要國家經濟受到破壞,油氣工業亟待恢復和發展,經濟和民生問題突顯;什葉派、遜尼派間仇恨日積月累,民族和宗教矛盾激化;西方國家的外來干預對動蕩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亞地區潛在風險持續攀升。“長期政治”是中亞地區最突出的風險之一。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塞拜疆等國家普遍存在“老人政治”風險,雖然一些國家已經完成了“新老交替”,但新總統政治經驗、平衡國內原有勢力仍存在困難;在美俄博弈的夾縫中生存,仍存顏色革命導致的政變風險。中亞地區另一個突出的風險是財稅風險,資源國政府會根據外部環境的變化,特別是油價的變化,頻繁的變更油氣對外合作中財稅條款,以此限制投資者的利益分成。
  拉美地區左右翼之爭不斷,社會問題突出,局勢更趨復雜。在美國的干涉下,拉美地區左右翼之爭加劇,面臨更趨復雜的局勢變動。同時,拉美地區是世界上貧富分化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民粹主義情緒強烈,社會矛盾尖銳、穩定性較差、治安惡化,在拉美地區的油氣投資將長期面臨政治及社會風險。
  4.勘探開發業務發展的接替性
  勘探開發技術的進步、工程裝備的更新,促進全球油氣勘探開發領域從常規到非常規、從陸上到深水逐步接替。
  從勘探看,全球油氣勘探進入中后期,但總體具有由油到氣、由常規到非常規的接替趨勢。全球常規油氣可采資源總量約10728億噸油當量。總體看,常規油氣資源量不斷增長、潛力巨大,近50年的全球油氣資源評價結果顯示,常規油氣資源量增長50%左右;但全球常規油氣資源增長具有分布不均的特點,俄羅斯、伊朗、沙特阿拉伯等27個國家的油氣資源增長占比高達85%。全球非常規油氣可采資源總量為5834億噸油當量,相當于常規油氣資源總量的54%左右。非常規油氣資源中,重油、油砂主要分布在委內瑞拉和加拿大,致密油和油頁巖主要分布在北美和中亞-俄羅斯地區;頁巖氣、煤層氣和致密氣資源主要分布在北美、中亞-俄羅斯和亞太地區。
  從開發看,通過開發領域有序接替,油氣產量持續保持增長。截止2019年底,全球油氣資源主要分布在六大地區133個國家,共有404個盆地,15949個油氣田(油田9017個;氣田6932個),與2018年底相比,油氣田增加2160個(油田726個;氣田1434個)。2019年全球油氣產量79.8億噸,其中原油46.4億噸,天然氣39556億方,增長2.34%。
  領域變化看,陸上常規油氣產量下降1.6%,海域油氣產量增長2.2%,非常規油氣近十年年均增長量為1.15億噸,年均增長率為9.1%。
  5.油氣業務結構調整的戰略性
  國際石油公司、特別是石油巨頭是油氣市場中的主角,其經營過程中所形成的業務結構,直接反應了其戰略動向。國際石油公司的業務結構包括油氣類型、資產類型和資產分布三個方面。
  (1)油氣類型
  從業務結構中的油氣占比來看,七大國際石油公司無論是天然氣的商業剩余可采儲量和還是產量占比均接近50%,說明近幾年來,國際大石油公司堅持油氣并舉策略,天然氣已成為其重點發展領域之一。
  (2)資產類型
  從資產類型看,七大國際石油公司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多樣化的資產結構,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了抗風能力與盈利能力。但各家公司根據自身的特點和偏好,資產類型有所偏重,如殼牌的LNG資產占比相對較高;bp和殼牌在深水領域具有技術優勢,其深水資產占比相對較高;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近幾年加大了對北美非常規油氣產量的收購,其非常規油氣資產占比較高;道達爾在北非具有地緣和先發優勢,其陸上常規油氣資產占比較高。
  (3)資產分布
  從業務布局看,七大國際石油公司同樣形成了一個較為多樣化的布局結構,為了規避油氣地緣政治帶來的風險,在中高風險地區資產比重逐步減少。近幾年,國際大石油公司普遍存在“回歸本土”的動向,特別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加大了在美國本土的資產收并購活動。
  6.國際油氣價格波動的周期性
  影響國際油價的因素非常多,而且相互之間都有關聯,我們將國際油價的影響因素分為成本因素、供需因素和金融因素。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發導致各主要經濟體停擺,原油需求急劇縮水,同時,OPEC+因談判破裂引發價格戰,使市場供需關系進一步惡化,國際油價暴跌,甚至出現負油價。從三季度起OPEC+開始執行減產協議,國際油價略有回升,在40美元/桶左右掙扎徘徊。對未來的油價判斷:供給側看,2020年5月至今OPEC+平均減產執行率接近100%,而低油價也使美國石油產量維持低位,供給側供應過剩收縮;需求側看,全球日均新增病例和現有確診病例由升轉降,疫情出現“雙拐點”,美國1.9萬億防疫紓困法案即將于3月15前獲得國會批準,寬松的貨幣政策助推原油需求回升。預計2021年國際原油市場供需雙向改善,油價顯著回升,Brent油價全年約60美元/桶。
  此外,分析歷史油價增速趨勢可以看出,油價波動具有明顯的周期性特征,長周期約8-10年,主要受供需關系影響;短周期約2-3年,主要受突發、重大事件影響。2020年疫情爆發,加速了油價的變化,但仍在周期性指標內。對于油氣投資項目來說,其具有的長周期特性;特別是境外的油氣投資項目不同類型的合同模式對油價的敏感性不同,這就決定了在油氣資產的投資與收并購過程中,要把握油價的周期性規律,盡量避免因油價帶來的投資風險。
  7.油氣勘探開發理論技術發展的原創性
  近100年來,全球油氣產量一直處于快速增長階段,主要推動因素是技術的變革與進步。
  技術進步始終是推動石油工業快速發展的強大動力。未來開發與工程技術會朝著四個大方向發展,即智能化、納米技術、仿生技術和原位改質與轉化。
  (1)智能化
  地下環境的復雜性與隱蔽性使得油氣田開發技術必然朝著智能化的方向發展,包括油氣井的智能化、流體的智能化與油氣田的智能化等。智能化的本質是通過實時的監測、處理與反饋,提高勘探精度,降低勘探風險;提高采收率;降低成本;提高安全預警以及應對能力。智能化的關鍵技術包括遙測技術,可視化技術,智能鉆井與完井技術,自動化技術,數據集成,管理與挖掘技術,集成管理體系等。
  (2)納米技術
  納米技術作為一項前沿科學,對包括油氣行業在內的各行業產生巨大的作用與深遠的影響。納米機器人在油氣勘探與開采中具有多種用途:輔助圈定油藏范圍、繪制裂縫和斷層圖形、識別和確定高滲通道、識別油藏中被遺漏的油氣、優化井位設計和建立更有效的地質模型,將來還可能用于將化學品送入油藏深處進行驅油等。
  (3)仿生技術
  仿生化油井就是未來發展方向之一。通過模仿植物根系“親水性”生長特性,研制“仿生性、親油性”鉆井方式,并通過井下智能控制閥實現不同儲層液體特性的特殊化疏堵功能;同時,通過井下監測和地面控制技術分析儲層流體物性與預測見水時間等。通過模仿蜣螂、穿山甲等動物體表凹坑、凸包、鱗片、波紋等各種非光滑形態,科技人員已研制出孕鑲金剛石仿生鉆頭。海底管線仿生防護技術可仿生海草起到消波、降低潮流速度作用,減少浪流對岸灘的沖蝕,促進海水所挾泥沙的沉降,達到固沙促淤目的。
  (4)原位改質與轉化
  開采重油和油頁巖可通過地上開采與原位(也叫地下或原地)改質與轉化的方法。原位改質與轉化包括兩個方面的含義,即“改質”與“轉化”:將重油變為輕質的合成原油的過程叫作“改質”;將干酪根(油頁巖是以干酪根形式存在于地下的)變為“類石油”的過程叫作“轉化”。而“原位”是指在地下原處。目前原位改質與轉化技術達數十種,未來該技術的主要發展方向是大規模、低成本、高效益,工藝簡單、有效,適應性強。
  8.我國油氣資源進口的多元性
  從油氣資源富集程度來看對主要經濟體對外依存度變化,各具特點。以美國為代表的資源供需兩旺型經濟體,油氣消費基數大,即使在經濟增長緩慢情況下,油氣消費的絕對量、對外依存度仍較高;2008年后頁巖油氣的成功開發,增加了美國油氣自給能力,對外依存度快速下降。以歐洲為代表的資源衰竭型經濟體,隨油氣產量的降低,油氣對外依存度逐步上升,而歐洲靈活的能源利用方式,造成對外依存度的較大波動。以日本為代表的資源匱乏型經濟體,油氣對外依存度持續高位,新能源利用及政策變化,影響對外依存度波動。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必將導致能源消費總量的進一步增長,油氣對外依存度持續增加。
  油氣資源進口多元化是規避能源安全風險的主要途徑。近年來我國油氣需求與對外依存度快速增長,據海關數據,2020年中國原油進口54238.6萬噸,同比增長7.3%;中東、非洲、俄羅斯及南美是我國原油進口主要來源,從這四個區域進口原油的占比合計達95%,僅中東地區進口量占比就達48%;進口來源國前十位依次是沙特阿拉伯、俄羅斯、伊拉克、巴西、安哥拉、阿曼、阿聯酋、科威特、美國、挪威。2020年中國天然氣進口量10166.1萬噸,增長5.3%;進口管道氣來源國5個,分別為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緬甸、俄羅斯;LNG的進口來源國為24個,國家澳大利亞、卡塔爾、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位居前四位,澳大利亞進口量占比達46%。
  我國油氣進口雖然已初步形成了多元化的進口格局,但進口來源極不平衡,未來要進一步優化油氣引進布局,著力構建“以中東-中亞-俄羅斯為中心,以非洲、美洲為側翼”的油氣供應格局,即石油要重點拓展俄羅斯、、加拿大等國進口量,天然氣要大力推進俄羅斯、非洲海上、北美等國進口量成為穩步增長。
關閉本頁
COPYRIGHT ? 2013 SHANXI INTERNATIONAL ENERGY GROUP ALL RIGHT RESERVED。  晉ICP備10202255號 | 聯系我們 | 版權申明
2044彩票